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走进景点             服务指南             红楼缘             关于绿化             留影红楼            
青州暴雨致花卉业损失惨重
发布时间:2018-09-03 16:45 浏览次数:
  资讯摘要--> 8月18日至20日凌晨,青州受台风影响遭遇超强暴雨,花卉行业损失惨重。据了解,此次青州本地90%至95%的花卉大棚不同程度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中秋节、国庆节、春节乃至明年春季的花卉销售均受.. 全球花木网9月3日消息:8月18日至20日凌晨,青州受台风影响遭遇超强暴雨,花卉行业损失惨重。据了解,此次青州本地90%至95%的花卉大棚不同程度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0亿元,中秋节、国庆节、春节乃至明年春季的花卉销售均受到影响。一场灾害,给青州的花卉产业带来如此沉重打击,也为花卉从业者敲响了警钟。   “北方花都”成一片泽国
  “雨从18日开始下,19日下午特别大,下午5点左右大量雨水通过将军山路旁边的铁路涵洞冲到花棚里,最开始就1个棚受灾,后来2万平方米多肉和近5万平方米的绣球全部进水半米多深,大量绣球苗、部分露养区的日本绣球母本都被冲丢了,到近7点的时候就知道没救了。”山东七叶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蒋海滨介绍说。现在大棚中的多肉陆续腐烂死亡,剩下的绣球扦插苗也出现烂叶、根系黑化的情况,估计这一场洪灾让七叶树公司损失2000万至3000万元。   受灾严重的企业还有弥河镇的翠泽花卉。这个园区刚建好3年,大雨中一股山洪经过,8万平方米的温室有6万平方米受灾较重,其中靠近排水渠的第一个大棚损失最大。这个7000平方米的温室墙体被部分破坏,加温的铁管弯折,温室内几万株成品花及几十万株半成品和小苗几乎全被冲走或“活埋”,洪水水深超过1.3米,温室内现在淤泥最深处超过40厘米。园区负责人陈建民介绍说,园区内一个温室的多肉全部被泡水腐烂,剩下温室的红掌也有被冲走或花叶受损的状况,水中的泥沙淤积在叶心和花心后续还会造成腐烂,再加上刚刚上盆的两个9.6米卡车的凤梨小苗全部被冲走,此次大雨中园区损失超过2000万元。   这次暴雨洪涝灾害中,受灾企业和农户不计其数,青州90%至95%的花卉大棚不同程度受灾,60%左右的受灾大棚全军覆没。   长深高速以东、南环路以北、牡丹路两侧,由于地势较低,都是重灾区。青州花卉生产集中的弥河镇、黄楼镇全部受灾,卢坊村、卢李村、东夏落店、西夏落店、鹁鸪王村、辛庄子、夏坡、仙庄、敖于村、东建德村、东阳河村、增福寺村等,花卉产业受损严重。   记者24日下午到达黄楼镇卢坊村时,这里不少大棚的水尚未排空,部分大棚内水深仍超过50厘米。草花、盆花、多肉等,在浸泡了四五天以后,已经没有任何存活希望。“我这棚网纹草本来半个月内就会出货,这下全完了,都烂没了。”花农说。   据卢坊村的花农介绍,本村的花卉种植面积约为700亩,以草花、多肉植物和小盆花生产为主,家家受灾。临近的卢李村也有少部分花棚还浸泡在水中,抽水泵日夜不停工作,不过大部分被浸泡过的花仍会死亡。   此次暴雨中,多肉植物单品损失面积最大、货值最高。多肉植物占据青州15%的花卉生产面积,其中90%以上不同程度受灾。由于多肉植物尚未从夏季休眠中苏醒,再加上水中病菌较多,泡水后损耗可能超过70%。记者在花卉基地走访时发现,多肉植物刚捞出来时看着状态还好,但在两三天之内会快速腐烂化水,不仅难以挽救,还容易造成感染。   “1.1万平方米多肉全部受灾,水深为30厘米至50厘米,估计最多能救回来两三成,水泡的老桩等全淹了,损失了七八百万元。”山东青州花飞舞花卉有限公司负责人孟凡漪此次损失惨重。“这几万盆‘达摩福娘’、这些‘熊童子’群生老桩都是订给云南客户的,计划下周发货,现在都没了。”昊鑫花卉园艺负责人刘大祥此次也损失了几百万元,有6000平方米温室被淹,“播了30万粒生石花种子,被泡完一碰就成水了,估计也活不了多少,泡过的景天一碰就掉叶子、化水。”   青州现在是多肉生产最集中的片区,有部分是才入行一两年的新人,此次损失让他们的财产近乎“清零”。因此,少量外地创业者已准备离场,部分本地种植者也准备转投其他品种。   青州的草花及小灌木占花木生产面积的15%,主要集中在卢坊村、西夏落店等地,记者走访时发现,草花也死伤惨重,减产70%以上。路边大量的国庆小菊已被水浸没后留下满叶片淤泥,在淤泥干燥的过程中整株植物变“干尸”。大棚里的草花要么腐烂、要么干死,已经辨认不出品种。   “我们今年种了22万株盆菊,除了露养这些干死的,其余的还泡在水里,已经5天了还没露头。”卢坊村一对年过六旬的老夫妻说起这次的损失忍不住抹泪。“这一茬算是全没了,等年前再播种种明年春天的,这一片的草花全毁了。”夏落店村的草花种植者告诉记者,这村里家家种花,基本全淹了,到明年春天才能有收入。   除蝴蝶兰、红掌有生产苗床损失较小外,其他盆花品种也大量受灾。“3万多株秋季销售的成品、8万多株为明年春天准备的小苗全没了,而且从现在到明年春天都没货卖。”东明园艺是青州的蝴蝶兰生产大户,此次仅货损就60万元。“刚泡水时看着还挺好,第二天一早就雇车、雇人捞出来,结果一见阳光全烂了。”被水泡过的长寿花也是看着发蔫,拔起来发现根系全烂了,只能全部丢弃。   “毁一次,缓三年”,不少受损较大的农户认为,这次洪涝吃掉了他们未来三年的利润,而眼下重新购置种苗、资材还需要一笔费用,资金紧张。青州花卉的大量减产也会对秋季花卉行情产生较大影响。   灾情背后的天灾人祸 5小时下了青州小半年的雨量
  在8月23日潍坊市人民政府召开的抗灾减灾新闻发布会上,潍坊市气象局局长王令军介绍说,此次受第18号台风“温比亚”影响,8月18日6时至20日10时潍坊过程平均降雨量174.7毫米。这次“温比亚”洪水灾害强度之大,来势之猛,历史罕见,是潍坊市1974年以来受灾最严重的一次。   青州是潍坊市的下辖市,与临朐一道是此次潍坊市内降雨量最大的地区。根据青州气象局统计数据,18日8:00至20日7:00,青州市多个测点均出现了大暴雨甚至特大暴雨,平均日降水量263.1毫米,创下了1956年以来的过程降雨历史第二(第一位2000年8月31日272.3毫米)。其中,东高、东夏、仰天山三个测点降水量超过300毫米,青州城区、弥河、黑虎山水库管理局、弥河管理局、黄楼等12个测点降水量超过200毫米。   5小时的特大暴雨袭来,青州五六十岁的老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雨不是流进大棚的,是大棚内外有水位差,压着水从大棚地下冒出来的,无能为力。”不少花卉从业者这样形容受淹过程。   实际上,在“温比亚”到来之前,“安比”、“摩羯”已经“到此一游”,因此青州是一个月内3次台风、一周内2次台风。   8月1日至19日青州市降水量452.2毫米,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降水量;1月1日至8月19日,青州市降水量1027.1毫米,已远超年平均降水量628.5毫米,接近1990年的历史极值年1046.4毫米。   一周内两次降雨叠加,全市平均降水达到254.7毫米,青州地区总降水量达到近40亿立方米,相当于十分之一个三峡水库。罕见的暴雨使青州受灾成为必然。   此前的2次降水已经让土地“喝饱”,而“温比亚”带来的降水又多而集中,再加上上游三个水库泄洪,因此“温比亚”带来的破坏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

排水不畅加剧灾害
 

  “温比亚”的超强降水带来洪涝灾害不可避免,然而灾害的严重程度受到了人为因素影响。   记者在走访时看到,黄楼地区的主要排水河道丰收河岸边堆放着大量花卉生产和生活垃圾,还有部分无排水的自建土桥;不少村里有蓄水的大水洼,里面有树木和各种垃圾,几乎完全不流动。村镇的排水系统大打折扣,加重了灾情。   据了解,此前青州也有一些老河道和排水沟,但由于多年干旱无水,人们已将部分河沟填埋,或者成为垃圾场,丰收河就是典型案例。丰收河两岸有大量花卉生产大棚,而河道中打捞上来的垃圾有树枝、营养钵、废车胎、泡沫箱等,这些垃圾原本在汛期就没有得到及时清理,花农还在倾倒垃圾,加剧堵塞了河道和桥洞。此外,为了走路方便,不少沿河的花农私自将河道填埋铺路,排水孔小甚至没有排水孔。因此,暴雨到来后,河道排水不畅,水位迅速上升,泛出河道流入大棚和家庭。   而在黄楼地区,由于寸土寸金,村里的排水沟也有不少消失不见。储水的大洼地缺乏与外界连接排水的通路,而此前土地“喝饱水”又限制了土地的吸水能力和下渗能力,因此持续滞留。这也是很多温室抽水后水位依旧居高不下的原因,使得温室和植物在水中浸泡了更长时间。   本来暴雨就水量大,堵塞的河道影响了排水能力,而土地的渗水能力下降又使得后期积水“排不走”,排水系统未按预期发挥作用无疑是“人祸”加剧了“天灾”。 \   多肉被淹后腐烂化水   设施建设落后
  青州虽是北方最重要的花卉产区,但整体设施水平一直不高。此次洪涝灾害中,除去个别地区水位超过1米,大部分温室水位在1米以下,如果有苗床,损失就不会如此惨重。“此前有侥幸心理,这次过后一定要建苗床”,这成为一些中高档盆花生产者设施升级的契机。   青州小生产户聚集,特别是近几年花卉生产高速发展,土地也是一亩难求。在“寸土寸金”之地,这里的花卉大棚普遍缺乏排水建设,很多大棚外围几乎没有排水沟,因此暴雨时水流不走,自然向地势低洼的大棚猛灌。   不少生产者在大棚选址时也没有多做考量。青州市处在泰沂山脉和渤海冲积平原的交接部位上,境内“半山半洼”,东南属于高山和丘陵地带,东北部则是弥河冲积形成的平原。黄楼本身地势较低,再加上不少温室在选址时并未过多考虑洪涝因素,甚至为了保温做成下沉式日光温室,因此在洪涝灾害中会频频受灾。
后记 
  现在花农和企业正忙于排水、清理大棚中的淤泥和死伤花卉。有花卉从业者发来提醒:首先,灾后要快速转变心态,要自救,不能坐、等、靠,怨天尤人;其次,花卉受损后的抢救措施要“下狠心”,该扔的一定要扔,否则容易后期感染,不舍得扔可能变成一种灾害;再次,由于长时间浸泡,部分大棚的根基稳定性受到影响,有倒塌可能,而且设备、电线等一定要请专业人士维修,避免触电等二次伤害。此外,今年要做好极寒天气准备,因为夏天很热,冬天很有可能极寒,特别是前几年暖冬比较明显,决不能今冬再受灾。   目前,青州花卉管理局正积极统计受灾状况,准备向上级汇报。管理局和青州花卉协会正组织行业募捐,并与银行联系,申请延长农户生产贷款还款期和低息贷款等,帮助农户自救。   通过此次大灾,不少受访者也呼吁尽快出台针对花卉设施和花卉产品的相关保险业务,以降低花卉行业从业风险与损失。   这次灾害,不仅是青州、泰安、双营等地的受灾从业者要深刻反省,其他地区的花卉从业者也应吸取教训,在水、电、火等各方面做好准备。水火无情,一定要防微杜渐,做到有备无患。

\

网纹草被淹后腐烂

\

大棚里的草花变成“干尸”

\

一些大棚里仍有积水
 

上一页: 花卉旅游业投资决策陷阱 下一页: 竹溪卷丹百合鼓了花农的钱袋子

[服务指南 ]  [关于绿化]  [名家题词]  [旅游导图]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国家AAAA级旅游区 上海市五星级公园 上海大观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金商公路701号  电话: 传真:
沪ICP备05038580号